第1248章 九爷驾到(1)

“一千亿?这究竟是怎样回事?”周围世人全都显露一脸茫然的表情,一起也充溢了震动。要知道,一千万关于围观的这些超级富豪来说,底子不算什么。但假如是一千亿,那可便是足足翻了一万倍!即便是周围这些富豪也不是人人都能出得起的!并且,作为天堂岛的主人,法克的身份,在场所有人都知道。从法克的账户里,流出一千亿到陈小北的账户,并且,奥特的秘书还说到,陈小北是罗斯柴尔德宗族的查询目标!言下之意,那一千亿资金,是法克私自调用的!难道说,法克和陈小北之间存在着某种不可告人的隐秘买卖?一时之间,所有人的目光都会集到了陈小北和法克的身上,就像是在看一部悬疑电影,充溢猎奇与等待。“小子!本来法克的钱是转给了你啊!”奥特一眯眼,古里古怪的说道:“你知不知道,私吞我罗斯柴尔德宗族的钱,会是什么下场?”“不知道。”陈小北耸了耸肩,一脸无所谓的表情。“那我就告知你!”奥特狞笑道:“咱们罗斯柴尔德宗族,会动用悉数人脉,申述你,不光要你把钱悉数吐出来!还要让你把牢底坐穿!”“别的!和你里应外合的,我的叛徒弟弟法克!他会被关在宗族,禁足思过三年!”此言一出,周围世人登时宣布一阵惊呼。“果然有内幕买卖!那小子惨了!”“奥特少爷也太狠了吧?连堂弟都不放过!”“你懂什么?罗斯柴尔德宗族内部,进行着一场抢夺继承人方位的暗战!假如让法克被禁足思过三年!就等于直接被踢出局了!”“本来如此!这种等级的暗战,肯定堪比古代帝王家的夺嫡之战!亲兄弟都不会手下留情,更何况是堂兄弟了?”“法克少爷究竟怎样想的?为了戋戋一千亿软妹币,把自己的出路给彻底断送了!”“是啊!被奥特抓住小辫子,没错也能变成有错!”……世人私下里小声的议论着。只需是明眼人,便都能看出,奥特这是借力打力,不光要报复陈小北,更要镇压和他有竞赛联系的堂弟,法克!“怎样样!你小子还有什么话说?”奥特喜形于色的笑了起来,似乎现已吃定了陈小北和法克。明显,在奥特看来,那笔钱是昨日才转给陈小北的,并且转过去就被用光了!只隔了一夜罢了,陈小北底子不可能还钱!而法克的账户现已被冻住,只需这笔亏空补不上,奥特就可认为所欲为的镇压法克和陈小北。“我想说的是,我借用那比钱,仅仅为了周转,戋戋一千亿,我底子就不屑于私吞!”陈小北一脸云淡风轻的说道。“好大的口气!”就在这时,人群后方传来一个衰老的声响。只见,一名须发皆白的欧米白叟,在两名壮年警卫的陪同下,何不走了过来。“九……九叔公!您怎样来了?”一见到那老者,奥特脸上便显露了浓浓的惊奇,但更多的仍是发自内心的敬畏。“九爷!?”与此一起,周围世人登时爆宣布阵阵惊呼:“天啊……那……那竟然是罗斯柴尔德宗族的老九爷?”“老九爷是谁?”有人不认识,低声问道。“你也太坐井观天了吧!”周围的人马上科普道:“老九爷是罗斯柴尔德宗族,今世家主的亲弟弟!也是今世家主最信赖的宗族核心成员!乃至可以说是宗族的二号人物!”闻言,提问那人登时惊呼道:“我的天!居然是这么牛叉的人物!难怪连奥特少爷都是一脸敬畏之色!”与此一起,九爷现已走了过来,漠然说道:“老夫在天堂岛调理,现已有些日子了,怎样?法克没有告知你?”“没……我刚到不久,法克还没来得及告知我……”奥特讪讪说道。实际上,不是法克没来得及告知他,而是他和法克一贯不对眼,底子就没去见法克。当然,在九爷面前,奥特不敢这么说,兄弟不和睦,是老一辈们最厌烦的。九爷模棱两可,慢慢将视野挪向了陈小北,沉声说道:“年轻人!一千亿资金哪怕是对周围这些富豪来说,都是一笔非同寻常的巨款,你认为就凭你一句不屑私吞,就可以让咱们信任吗?”闻言,陈小北漠然一笑道:“呵,对他们来说是巨款,但对我来说,这只不过是芝麻绿豆相同的小钱!”“你……”九爷眉心一皱,怒道:“你小子真是太傲慢!”“何止是傲慢!他几乎便是个不折不扣的装逼犯!”奥特在一片拼命煽风点火。“你才是装逼犯!我姐夫从不装逼,他只会拿出牛哔的现实,打爆你们的脸!”林南坚决保护陈小北,肯定不让奥特损陈小北半句。“哼!”奥特冷哼一声,喝道:“你姐夫口口声声一千亿是芝麻绿豆,那他又和比来用我罗斯柴尔德宗族的芝麻绿豆呢?他用他自己的不行吗?”“这……”林南神色一愣,瞬间无语。“呵呵,无话可说了吧!”奥特满脸轻视的笑道:“这个道理十分简略,假如你姐夫有钱,又何必去用法克的钱?已然用了法克的钱,那就证明你姐夫没钱!还好意思说什么芝麻绿豆!这不是装逼是什么?”“这……”林南脸色胀红,想要辩驳,想要保护陈小北,但是,却彻底找不出辩驳的理由。看到眼前一幕,周围世人又开端在背面讪笑陈小北:“分明就拿了人家的钱,还说什么不屑拿!这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?”“年轻人!”九爷再度开口,道:“本来,你挪用法克的钱,只需解说清楚,咱们也不会尴尬你!但你现在这样,是恳求宽恕的情绪吗?”“我的情绪怎样了?”陈小北漠然说道:“我只不过是说出现实罢了,一千亿,对我来说,的确仅仅芝麻绿豆!我今日来,便是来还钱的!”“什么?昨日花光的钱,你今日就能还?当咱们是痴人好骗啊?”奥特底子不信。“没错~”陈小北耸了耸肩,笑道:“你便是个痴人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