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18章 虚伪的薛恭师兄

“常青师兄?”见得这位才见第一次面的师兄愣愣盯着自己不说话,云笑只能是再次开口提示,而这一次的开口,总算将常青给拉回了神来。“呵呵,不好意思,我想到了一些工作,所以入迷!”常青脸上显露一抹温暖的笑脸,先是解说了一句,然后目光在云笑右侧膀子上的火红色老鼠身上扫了一眼,说道:“云笑师弟,灵丸师弟,跟我来罢!”云笑心中微觉乖僻,不过也没有多问,关于这些医脉一系的天才,他潜意识仍是有一些好感的,至少对这常青的第一形象还不错。当下三人跟着常青,径自朝着玉壶宗深处走去,尽管说玉壶宗内外门同处玉林山脉之中,却也离着颇远的间隔。从前云笑是来过玉壶宗内门的,只不过那个时分的他,被符毒师徒挟制,走的必定不是现在的这一条通道,所以他对此刻的道路很有些生疏。穿过葱葱郁郁的山林,总算,眼前一片澎湃的修建已是出现在三人的眼中,不过一眼望去,他们心中都是有了一些异常的猜想。此刻离玉壶宗内门无疑还有一段间隔,但是在云笑三人的眼中,远处的玉壶宗内门,就好像是被人拿着一把巨刀,从中心一分为二一般。内门左边的修建,尽是一片绿意盎然,其间碧绿墨绿深绿若隐若现,云笑不必看,也知道是他从前到过的毒脉一系。而坐落右侧的一大片修建,却是通体乌黑之色,这看起来比左边的各种绿意单调许多,可无形之间却是更给人一种威严的感觉。“那个当地,莫非便是宗主的住殿?”云笑的目光只在左右双侧扫了一眼,便是投向了中心愈加悠远之处的一座大殿之上,口中喃喃作声,也算是在向常青提问。那一座坐落医毒两脉正中心极深处的大殿,通体呈冰蓝之色,远远看去,好像其上还冒着一股若隐若现的气味。“不错,那便是宗主大人的住殿,寻常就算是两大长老,也不能容易进入!”常青脸上有着一抹慨叹,话落之后,又回头看了云笑一眼,很有些仰慕的神色,由于他知道,连自己教师乃至两大长老都不能容易进入的宗主之殿,却会向眼前这少年打开,这是一种多么的荣耀?云笑却是没有那么多的主意,魂灵力气不俗的他,总觉得这座大殿有些不同寻常,或许那里边隐藏着许多关于玉壶宗的某些隐秘。约莫再行了有半日的时刻,云笑三人已是在常青的指引之下,真实进入了玉壶宗内门,值得一提的是,这一路之上,居然并没有看到玄执赵宁书曹骆三人的身影。转念一想,云笑已然理解,看来这些内门弟子的两大派系之间,也绝不是一团和气啊,常青应该是有意避开了那毒脉一系的引路人,所以两边并没有会面。玉壶宗内门的入口处,乃是一大片广场,只不过这片广场也是半黑半绿,显得有些乖僻,但是云笑几人都是见怪不怪了,这应该也是两大派系谁也不想到吃亏,有意为之吧。此刻云笑的目光,却并不在这半黑半绿的广场之上,由于在广场乌黑色的一半这边,已是站了一名相同身着黑衣的年青男人。关于这名黑衣男人,云笑仍是有些形象的,由于在外门大比的时分,这个家伙乃是站在莫晴的身边。不知为何,从第一眼看到这年青人,云笑就觉得此人对自己蕴含着一些歹意,这种感觉毫无因由,但他对自己的直觉一贯都有自傲,他信任自己不会感应错。“常青师弟,你总算将他们带过来了,可让师兄我好等!”先开口的赫然是那黑衣年青人,不过他尽管脸上带着一丝笑脸,口气也像是打趣一般,实则或许是由于等得太久,有些不耐心了。“不好意思,薛恭师兄,师弟我久不去外门,路有些不太熟悉,是以耽误了!”关于这黑衣年青人,常青天然不会生疏,并且他也知道这位乃是大长老从前最为满意的弟子,直到莫晴上位,才将薛恭给挤了下来。这两位的一问一答,让得一旁的云笑瞬间就起了两种不同的感观,这薛恭分明心中极不耐心,偏偏要装出一副毫不介意的姿态,却在言语之中露了底,实是有些虚伪。而常青的话呢,却是替云笑粉饰耽误时刻的原因,事实上要不是谭韵小队几人恋恋不舍,灵丸也说了许多话,他们未必会耽误这么久的时刻。加上云笑本来就对薛恭有一种异常的感觉,这一下对这家伙的观感不由愈加差了几分,好在他并不是大长老的弟子,今后也不会和这虚伪家伙有过多的交集。但是灵丸和宋天却是要成为大长老弟子的啊,长时刻和薛恭待在一同,少不得要吃上一些暗亏,云笑想着仍是找机会提示一下这两位吧。“三位师弟,我给你们介绍一下,这位是薛恭师兄,他但是比我凶猛多了!”常青一看便是常常接人待物,他未必便没有听出薛恭方才口气之中的不满,却是假装没事人一般,仍旧言笑殷殷地介绍了起来。“见过薛恭师兄!”灵丸和宋天都不敢慢待,急速抱拳行礼,反却是显得一旁的云笑动作有些生硬,这一幕看在薛恭的眼中,不由掠过一抹异光。“常青师弟,你这话就太客气了,不过……要说在场几位,恐怕要算云笑师弟的身份最为尊贵了,他但是宗主大人的嫡传弟子!”薛恭转过头来,先是自谦了一句,然后忽然将论题转到了云笑的身上,而其口中说出来的话,也蕴含着一种更深层的离间之意。看来在薛恭的心中,关于云笑能被宗主大人收为嫡传弟子,仍是有些忿忿不平啊,连他这种“惊才绝艳”的天才都入不得玉枢宗主的高眼,你云笑何德何能?或许本来薛恭对云笑并没有什么反感,可由于他心慕的莫晴,那目光一向有意无意都停留在这个外门少年身上,让得他无形之中,就对云笑有了一种不待见。再加上这一次外门大比,云笑出的风头实在是太大了,不仅是引来毒脉一系的天才们妒忌,连他这个医脉一系的佼佼者,也心生不甘了。云笑多么心思,怎么听不出薛恭这几句话潜在的意思,这家伙显着便是想挑起常青对自己的妒忌啊,这用心也太险峻了。不过云笑天然不是省油的灯,薛恭言语刚刚一落,他已是接口道:“两位师兄,小弟初来乍道,还有许多需要向师兄们学习的当地,还请不吝赐教!”这一番从容不迫的言语,好像是在对方才薛恭的话进行明面上的回应,其实内里大有玄机,最终的“不吝赐教”四字,也蕴含着别的一层意思。“这小子,果然是半点亏也不愿吃啊!”常青本来对云笑没有什么反感,听得这话后,不由在心中暗赞了一句,暗道这小子能被宗主大人看中收为弟子,恐怕并不仅仅是脉气和炼脉之术上的天分啊。“薛恭师兄,时刻不早了,我先带云笑师弟去见宗主,这两位小师弟,就先交给你了!”直到常青这几句话出口,云笑三人才知道薛恭为什么会出现在这广场之上,看来是要和常青进行交接了。不过也对,灵丸和宋天所拜的教师乃是大长老陆斩,而云笑的教师却是那位宗主大人,两边显着不同路,由同一个人接引的话,不免有些太浪费时刻。“灵丸,假如有什么事,记住带话给我!”云笑拍了拍灵丸的膀子,而话音出口之后,其眼眸却是朝着薛恭瞥了一眼,言下之意甚是显着。“呵呵,云笑师弟,你就定心吧,这两位小师弟有师兄我照料,还能有什么事?”薛恭回视着云笑的目光,仅仅其口中说着照料,听在云笑的耳中,却成了别的一层意思,这一刻,他不由有些懊悔方才所说的话。到了这个时分,云笑对薛恭的观感越来越恶劣,两人好像打机锋一般的对话,都在昭示着这家伙对自己的不待见。云笑之所今懊悔,是由于他想到假如方才不说那一句话,或许薛恭还不会和灵丸宋天这两个刚入内门的少年计较,但由于那一句在,说不定这家伙今后真会出什么妖蛾子。不过事已至此,在薛恭没有显露真实的目的之前,他是不或许和其撕破脸皮的,所以只能是眼睁睁地看着前者渐行渐远,最终三人的身影消失在广场边际。“云笑师弟,你知道薛恭师兄?”就在云笑微有深思的当口,身边已是传来一道疑问之声,将他的心神拉了回来,当即摇了摇头,他和薛恭之间,的确谈不上知道。见得云笑的摇头动作,常青不由愈加疑问了,方才这两位的对话,显着有些不对劲,尽管不太显着,但他常常接人待物,察颜观色的本事可不是吹出来的。不过云笑不说,常青也不方便多问,见得他右手一领,朝着广场前方引去,在那个方向的极悠远之处,一座冰蓝色的大殿,仍旧在散发着淡淡的异常气味,那是宗主之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