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二十四章 神镜之威

这一次张昆有了阅历,连连打出两道光轮,好像夺六合之造化一般,两道光轮彼此咬合暗合阴阳生灭,一股股混沌之力从中升起,宛如磨盘一般,沉重的混沌之力倾碾而过,一尊尊妖族强者就这么爆裂开来,连神魂都一道消灭!“咔!”就在张昆想要松一口气的时分,一道怒雷忽然来临,快到极限,宛如天罚一般,击打在张昆的身上,他底子没有任何时机闪避,就被那道粗大健壮的神雷给击碎了身躯!“什么?”张昆深深蹙眉,在他神魂散失之前,他抬眼看去,只见乌黑的乌云之中,回旋扭转着一条通体黑色的巨龙,生有遮天蔽日的肉翅,浑身缠绕着紫黑色的闪电,道道雷球在他眸光之中喷发而出!方才那一道怒雷惊世,便是这只巨龙的手笔,神雷之下,就连青衫强者都要退避三舍!“呃!”张昆回到祖地,甩了甩脑袋,那神雷之力竟还带有震撼神魂的力气,到现在张昆还感觉脑袋有些昏沉沉地。“再来再来!”张昆斗志不灭,再度踏入石雕国际,阅历大战!这一次他首要击杀黑龙,阴阳造化之轮将它的龙鳞一片片打碎除掉,张昆抽出他的龙筋,掰断他的龙角,一道神虹光剑将它斩做两半!斩杀黑龙之后,六合之间好像都呜咽了起来,好像为一头真龙的陨落而感到怅惘,那些妖族强者们时间短板滞了一下,随后变得愈加张狂,不要命似的焚烧精血神魂,动用秘法,演化大路,张昆只觉得自己处在混沌初开之时一般,很多道进犯紊乱而至,将张昆的躯体打回了粒子形状彻底湮灭!“有前进!”张昆在心中默数着每一次杀灭的妖族强者数量,每一次都在缓慢地添加,跟着他对这具身躯的逐步把握,他举手投足之间也能勾起无上道韵,一念之下,奥妙的道法信手拈来,好像天帝下旨一般,万事万物莫敢不从!“再来!”张昆又一次铩羽而归,这一次他简直将妖族强者们尽数屠灭,他浑身都沐浴在妖血之中,那痛快淋漓的战役让他越杀越起劲,对道意的感悟正在战役之中日新月异!“死死死!”张昆咆哮一声,横空打出一拳,空间直接就歪曲到了极点,这一拳之中居然蕴含着空间规则能威,中招的妖族强者只觉得自己被很多空间碎片割裂了一般!“轰!”这时那条黑龙再度含怒吐出雷电,张昆却漠然一笑,伸出一手,掌间开端闪烁着迷蒙的光辉,抬手一抓,居然就将那神雷死死地握在了手中,悄悄一捏,他的掌间好像蕴含着一个独立的空间一般,那道雷光就这么被收入另一个空间之中,直接散失了!“哼,不愧是声称天帝的男人,到了这个境地,你还不取入迷镜来吗,莫非是小瞧我等?”看到这一幕,诸天妖族强者皆是悄悄一顿,一位妖族至尊冷笑连连,他背面乃是一只幻型贪吃,似能吞吃六合一般!张昆悄悄一笑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如你所愿!”他神念一动,这青衫男人手中的铜镜和他手中的碎片是彻底相同的,张昆天然懂得怎么运用,之前迟迟不必,便是成心锻炼自己的战役技巧。这是极为可贵的时机,尽管青衫男人的境地要超出张昆整整几节操,他们之间的战役现已是破碎空间等级的了,但对张昆而仍旧有参阅的价值,还可以建瓴高屋地给他指明一条路途,让他知道这个国际真实的强者是怎么修炼的,沿着这条路走下去,他的格式才不会被这个瘠薄的国际限制住!“轰!”此时张昆现已寄出了铜镜,那曜日的光辉遮盖了整个天空,铜镜一出便生出一片混沌迷蒙,阴阳二气流通期间,灿烂的神光照破河山万朵,光辉所到之处,全部犹如冰雪一般轰然散失!境中一会映照出永久的光亮,一会投射出亘古的漆黑!妖族大能们如龙又似鹏,只悄悄一打,就让虚空陷落了,可在那神镜的光辉面前,却无半点反抗之力,神光照射之下,不管他们修成了怎么无上的魔体,都直接散失分裂,土崩瓦解!“不不不!”妖族强者们好像万万没有想到,这神镜的能威可以到达这个层级,他们底子彻底不是对手,他们引以为傲的力气和实力居然在神镜面前,宛如蝼蚁一般可笑不幸!“轰轰轰!”一位位妖族强者连续陨落,即使他们显出真身,肉体宛如钢铁长城一般横亘天空,仍旧没有抵挡住神镜光辉的能威!就算他们认识到了不对,变幻出千百只手,张狂打出道诀,引动道意施展出无上神通,七彩斑驳的能量轰然打出,却仍旧毫无半点效果,神镜的光辉意味着无敌,张昆总算找到了傲视全国,唯我无敌的感觉!就好像一朵朵艳丽灿烂的焰火开放开来,一颗颗小太阳横空呈现,在这一时之间,居然遮盖住了真实太阳的一切光辉,与其说这些妖族大能们是被杀灭,不如说,他们是被提高而死,他们的躯壳和神魂一起变成了混沌之光,不再保持本来的形状!“神镜之威如此强壮,真是等待我集齐碎片的那一日,那时,诸天万域都将屈服,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挠我的脚步!”张昆一阵唏嘘慨叹,这把握无上力气的感觉真实有些美好,让他的心中不断地焚烧起了斗志!为什么他会对望温帝国的皇位毫无爱好,为何他会回绝能让他提升金丹的崇奉之力,由于曾经沧海难为水,除却巫山不是云,他现已才智过了此世最强壮的存在,最至高的位置,那么他又怎会对凡世俗世有任何一点的眷恋呢?看着这战役到破碎的神国,张昆深吸了一口气,他知道他离那无上的境地还有很多路要走,志存高远的一起,愈加重要的仍是兢兢业业。